《轩辕剑2》第二部《枫之舞》剧情对话小说 第

AG8亚游 2019-04-02

2011-09-24 14:50:05编辑:评论(0)

轩辕剑第二部《枫之舞》——第四章          庶人帮帮主(2008-09-05 10:27:24)
标签:轩辕剑 玄幻 谭文启双龙 小说连载 文学/原创 文化  分类:轩辕剑系列

在树林里,原来聚集了一帮人在召开大会,为首的人说:“时代已经不同,贵族的权力跟周王朝正一同瓦解中,是你们不得不面对的事实。以平等的眼光出发看着你们以外的人,去尊敬有德有能的人而不是只有家世好的人。这只是很简单的道理,但是你们有些人因为不懂,仗势欺人,弄得大家都不好过。我们庶人帮是一个平民互助的组织,但是我们经常发现还有很多人被贵族欺压,可见贵族不明事理的人还是很多。强迫各位来的事,希望能谅解。我绑了各位的护卫,也是避免流血。毕竟和平解决才是对大家都有益的途径,这是我成立庶人帮的宗旨。我说到此为止,各位可以离去了。我们并非强盗,所以我们需要一些募款作为资金。希望你们有多余的有价物可以捐给我们,万分感谢。”

那些贵族们只得硬着头皮把金银放下,然后那些帮众便引领这些人离开此地。接着,刚才那帮大汉便把辅子彻等人带到,报与帮主知道,那帮主回头一看,竟然认得辅子彻,冲口而出道:“你不是辅师弟吗?”辅子彻道:“好久不见了!铸石子师兄。”

疾鹏道:“怎么称兄道弟起来了?这个人也是墨派的吗?”

铸石子笑道:“哈哈哈!早就离开师门了……”他走上前问:“刚才是谁在发问?”

疾鹏道:“是我,我叫疾鹏,是一只鹦鹉。”

铸石子道:“鸟会说话?”

疾鹏道:“废话!鹦鹉当然会说话!”

铸石子道:“是…啊…或许是我记错了,真是抱歉。”

辅子彻道:“师兄,没想到你离开后,竟然在这里经营起来了!”

铸石子道:“来,咱们过来谈谈。”便带他们到里面去,然后问:“老师及同门都还好吗?我真想念他们。”

辅子彻道:“大家都还好,现在老师与一些同门因任务暂时住在魏国的大梁。师兄,你不考虑回来墨派吗?”

铸石子道:“唉,我这双手被贵族砍了,承蒙老师为我接上一副灵活的义肢,又给了我无价的智慧,恩同再造。但是我惹的贵族太多,怕带麻烦给同门,实在不得不走。对了,你怎会到这来的?”

辅子彻道:“正在执行任务,我们最近发现一个可能会颠覆天下的野心家,正想办法阻止他。”

铸石子道:“还是老样子,我能帮上忙吗?”

辅子彻道:“师兄有没有听过蜀桑子这个人?我们正要去想办法偷出他的宝物‘炼妖壶’。”

铸石子道:“炼妖壶?”这时,有帮众道:“帮主!”铸石子道:“什么事?”

那帮众道:“属下曾是喜好奇珍异宝的飞贼,有听说过一些关于炼妖壶的消息。”

“说吧!”

“长葛、许昌一带的领主安策是提拔韩卿蜀桑子的人,据说安策好奇门邪术,蜀桑子投其所好,以炼妖壶为代价,取得官职。之后蜀桑子好多年都没有实践诺言,但是最近听说不知怎么安策已经得到炼妖壶了。”

辅子彻道:“这么说,炼妖壶可能在安策手上?”

那帮众道:“传言是如此。要找安策可到许昌去。”

辅子彻便道:“多谢了,这位大哥。师兄,谢谢你的帮忙,我们要赶紧上路了。”

铸石子道:“别客气,这是应当的。我送你们一程。”便率众送他们回树林外。

可是当他们回到树林入口时,竟发现马车不见了,铸石子道:“奇怪?应该有人在看守才是。”纹锦道:“有人偷走了吧?”

这时有帮众来道:“帮主!不好了!刚才逃兵集团过来打劫,杀了我们的看守者,带走马车,还捉了一些正要离开的贵族。”

铸石子惊讶道:“有这回事?那些该死的无赖!”

帮众道:“那些逃兵一直就窝藏在树林的山洞里,应该才走不久。只是他们人手众多,又残杀成性,只怕我们的人敌不过他们。”

铸石子道:“奇怪……我们一?
103f
虿幌嗤矗獯尉尤欢褚馍绷宋颐堑牡苄郑 ?

辅子彻问道:“师兄,是怎么回事?”

铸石子道:“逃兵集团是最近由秦国逃来的一群部队。在这三晋一带杀人、抢劫,只要各诸侯派兵追拿,就又躲到邻国去继续为非作歹。这些人非常野蛮,杀人毫不留情。我真不希望让我们的弟兄跟他们起冲突。无论如何,我必须去会会他们。”

便率众追上,辅子彻等人尾随而来,铸石子道:“师弟,我与我的兄弟们去就够了,你们犯不着冒险,就在此等我吧。”

辅子彻道:“铸石子师兄,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我们碰上了没道理不管。我们也和你一起去瞧瞧,也算见识一下世面。”

铸石子道:“我知道你的功夫在同门中是数一数二,我是担心跟着你的小姑娘,还有那只鹦鹉,可别被吓着了。”

疾鹏一听,立即道:“这是什么话?再怎么说我也是堂堂的将军,怎么会……”

辅子彻抢白牠道:“别提了,没有机关人的身体,也不过是一只鸟罢了。”

铸石子道:“算了,师弟,你要跟来也是可以,不过千万小心才好。”

辅子彻道:“我知道,师兄。”于是便随他们出发去跟逃兵集团交战。

来到逃兵集团所居的山洞前,帮众向铸石子禀报:“大哥!逃兵集团躲在里面,说我们只要闯进去就杀害人质。”

这时,山洞走出一名逃兵集团的士兵道:“谁是铸石子?”

铸石子出前道:“我就是!”

“头目叫你有胆就一个人进来,否则就宰了那些贵族!”

帮众忙道:“就为了那些人渣?死上千个也不嫌少啊!”

铸石子道:“别冲动!”然后回头对那士兵道:“请你转告你们头目,我要去会会他。”

“哼!好胆量!不过你的手下要是敢随便进来打扰,休怪我们不客气!”说完,便先回洞内。铸石子也准备跟进去,帮众们忙劝阻道:“老大!不必为了那些贵族冒险!”

“是啊!那些贵族平时欺压百姓,拼老命救他们一点也不值得!”

铸石子道:“大家别急!虽然我也痛恨贵族,但终究是腐败的制度所造成。贵族也并非一生下来就是坏人。大家冷静想想!我们为什么要拼老命的感化这些贵族?还不是想这些被感化的人,都有可能因此改善未来的世局。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将这些贵族平安无事的救出来。我决定先一个人进去看看,你们大家都留在这里等我!”

帮众们都十分担心,还想再劝,铸石子道:“我心意已决,大家不必再说了!对了,辅师弟要麻烦你一件事。”

“什么事?”

“等下我进去后,会尽量引起所有逃兵的注意,你趁这个时候潜入救出那些人质。”

“没问题!”

“我的属下都是寻常人,事关重大,就麻烦你了。”说完,昂首阔步进入洞中。

过了良久,里面没有什么动静传出,辅子彻等人也按照计划行动,准备潜入洞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竟然有一队逃兵从他们后面偷袭,庶人帮的人便冲上去迎战,双方缠斗起来。辅子彻、纹锦、机关人等大发神威,这些逃兵哪里敌得住。登时四散而逃,帮众们连忙谢过辅子彻,辅子彻道:“过奖。我现在要潜进去救人质!纹锦,你先留在外面等。”

“我也要去!”

“师兄会怪我的,况且我进去救人,人多反而不便。”说完,便和机关人进了去。

可是刚进入山洞,就见纹锦跟了上来,辅子彻道:“纹锦,你怎么还是跟来了?”

纹锦道:“我不管!你可以进来,我也可以!”

辅子彻道:“嘘,小声点。既然你也进来就算了。这些逃兵连我们进来了都不知道,趁这机会我们先去找出贵族关在哪。”于是他们小心地探寻前进,没有惊动那些逃兵。

他们看见铸石子正与一头机关兽在交手,而逃兵们则在围观,全然没有发觉他们,辅子彻问:“这头机关兽是什么东西?”疾鹏道:“那玩意是蜀桑子造的,叫做‘木甲兽’。”

辅子彻道:“蜀桑子的机关人怎么会在这里?”

疾鹏道:“我是不太清楚,大概迷路跑这来了。”

“我看没那么单纯。算了,这会儿趁逃兵的注意力都在师兄的打斗上,快找出被关的贵族要紧。”

他们找到了石牢,正有士兵在欺负他们,辅子彻便跃出道:“怎么能虐待人质?”

逃兵喝道:“好大的胆子敢闯到这里来?”三人一同冲上去打,那逃兵一人打不过,便立即呼叫帮手,不一会儿又多几名逃兵来,围攻之下,仍然不是三人的对手,被他们打得满地滚爬,狼狈而逃。

辅子彻打开牢门闯了进去,那些被关的人还以为他们是送饭来的,疾鹏道:“不!你们得救了,人渣!”

“天呀!我为何如此命苦?先是被人拦下捐钱,然后又被囚禁;现在又出现鸟来污辱人?”

辅子彻道:“别误会,我们真是来救你们的,快出去吧,庶人帮的人会在洞穴外面接应。”

可是那些贵族们还是不信,辅子彻怒道:“你们贵族是太蠢还是在开玩笑?再迟被发现就死定了!”那些贵族们方知是真,连忙逃出去。

疾鹏道:“你看吧!我就说是人渣嘛,根本没有救他们的必要!”辅子彻也深有同感。他们赶回去相助铸石子,这时铸石子已经力尽倒下,辅子彻急忙喝道:“住手!”

逃兵首领看见辅子彻,怔道:“你是谁?”

辅子彻道:“在下是墨子的学生,想请你们高抬贵手。”

逃兵首领道:“什么墨子?没听过!来送死的傻瓜!”便让机关兽扑向他们。辅子彻、纹锦和机关人立即迎战,这只机关兽哪里是他们对手,结果被他们轻松击败。逃兵首领道:“
103f
本领不错!是来救人的吧?不怕我杀了那些贵族吗?”

疾鹏笑道:“哈哈!来不及了,人已经被我们救出去了!”

逃兵首领惊道:“什么?一群饭桶!…等等!说话嚣张的鹦鹉…不是蜀桑子身旁的爪牙吗?”

疾鹏道:“你有见过我?”

那逃兵首领更吃惊道:“难道……是蜀桑子追来了?兄弟们!赶快进去准备!”便率领众逃兵退入了里面的山洞去。

疾鹏道:“哈哈!看到我就吓跑了!辅子彻,咱们追!”

辅子彻道:“你先去,我得救铸石子师兄。”

疾鹏哪里敢一个追去,只好道:“那……我还是等你们好了。”辅子彻连忙把铸石子救醒,道:“师兄你还好吗?”

“不碍事,头还昏昏的,休息一会就好了。蜀桑子?那些逃兵集团跟你说的阴谋家蜀桑子有关?”

“喂!疾鹏,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这个嘛,蜀桑子曾经捉了不少人用炼妖壶来实验,记得好像也有些秦国来的逃兵,后来给他们逃了……对!就是他们!”

铸石子道:“师弟,谢谢你帮忙!我想…我必须进去找那家伙算账!”

辅子彻道:“师兄,你不太了解跟蜀桑子有关的事,我看……”

“别担心,刚才我是顾忌他们,现在没有人质可不怕了!”说完,便只身闯了进去。

辅子彻劝阻不及,只好追赶上去。追到洞内最深处,铸石子已和那逃兵首领对峙起来,铸石子喝道:“有什么阴谋再拿出来呀!卑鄙的家伙!”

“哼!我要不是顾忌蜀桑子,才懒得跟你耗力气!”

“这才是我要说的!”

辅子彻道:“师兄!”

铸石子道:“怎么还是跟来了?”

辅子彻道:“师兄,要小心点!咱们一起上!”四人便把逃兵首领包围。

逃兵首领道:“没想到你们居然能突破我重重人马的包围到这来,还蛮不错的嘛,今天就让你们看看我的厉害!”话音一落,逃兵首领拔剑便向四人扑来。逃兵首领虽然十分厉害,但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十几回合便被铸石子和辅子彻把他打伤。

逃兵首领怒道:“你们逼我拿出真正的力量!”他猛地运起十成功力,把所有逃兵给吸纳过来,与自己合体变成一头怪物,铸石子惊道:“这是……是什么怪物?可恶!”铸石子当即使用“仙魄香”为所有人恢复了力量,然后再次合力与这怪物厮杀。怪物凶狠无比,却也敌不过四人,辅子彻使出“疾鹏电爪”狂攻至怪物身前,终于击中怪物的心脏,怪物当场惨叫一声,倒地而亡。

杀死了怪物,众人才松了口气,铸石子道:“师弟!这些人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变成了妖怪?”

辅子彻道:“这是蜀桑子使用炼妖壶制造出来的失败品,蜀桑子想改造这个世界的人,能够让他自由操控。”

“把人变成妖怪?他是疯子吗?不可原谅!”

“是的!所以我们现在正要去把蜀桑子的炼妖壶偷出来。”

“就你们两人?人手不足吧?我也跟你们去好了。”

“可是师兄你还有帮务要忙吧?”

“不会比这件事重要。放心,我不会妨碍你们的。”

“怎么会,欢迎都来不及呢。”

“哈哈哈,那就这么说定了!”

他们回到洞外,铸石子对帮众们说:“各位兄弟,逃兵集团已经被我们消灭了!但是我发现有一个极大的阴谋正要发生,我决定要暂时参与墨派的任务一段时间。大家要好好照顾自己,多多发扬助人的精神,希望不需要我的领导你们也能像往常一样。请各位保重了!走吧!”帮众们听从帮主吩咐,便一同离开。

铸石子则和他们继续上路,辅子彻道:“现在要怎么往鄢陵去?”

铸石子道:“在这森林的南方,有一条安全的小路可以出去。”便由他带路,迅速离开这个树林。果然在一个十分隐蔽的地方发现一个出口,如非有铸石子带路,实在难于发现。

轩辕剑第二部《枫之舞》——第五章     地下城之旅(2008-09-05 10:31:09)
标签:轩辕剑 玄幻 谭文启双龙 小说连载 文学/原创 文化  分类:轩辕剑系列

离开树林之后,他们又行了一日的路程,便抵达了长葛镇,入镇之后,辅子彻看见这镇里的环境,便道:“奇怪,记得我听说长葛的建筑物相当宏伟,怎么眼前尽是些朴素的民宅?”

铸石子道:“哈哈哈哈!长葛的市镇在地底下,在这里是看不到的!”

疾鹏道:“就是说呀!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哈哈哈哈!”

辅子彻道:“奇怪,你那么高兴做什么?”

他们在镇上打听到消息,说镇上的壮丁都几乎被拉起建地下城了,所以镇上十分冷清。在一条桥的前面发现一名倒卧在地的流浪老汉,纹锦认得竟是他家的老仆伯常叔,连忙把他唤醒,那老汉也认出纹锦来了。纹锦问:“伯常叔,你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在这里?”

伯常道:“唉……说来惭愧,我是逃出来的。上次老爷用阴谋囚禁一位很有权势的卿,也就是这一带的领主,叫做安策……”

铸石子道:“安策?那个痴肥狡诈的贵族?蜀桑子竟然敢动他……”

伯常道:“安策私下说他能让我发财,成为大地主,只要我能帮他逃走。我经不起他的利诱,偷偷把他放了,然后自己也逃出来到安策的宫殿找他领赏,没想到安策忘恩负义。都怪我太贪心,落到这种下场,如今流落异乡,又生了病……”

辅子彻道:“我看看……”便为伯常把脉,说道:“嗯,可能是身子太虚弱,水土不服。我们去街上找一些药看看能不能治好。”

疾鹏道:“咦?我还不知道你会巫医的本领?”

辅子彻笑道:“哈,什么巫
103f
医,你太落伍了。只是神医扁鹊有稍微指导过我罢了。”

纹锦道:“辅大哥,我先留下看着伯常叔。”

辅子彻道:“好,有什么问题要来叫我喔。”辅子彻、铸石子、机关人便向地下城进发。

他们在大街上走动,忽然锣声大作,连忙躲到人群中观看是何情况,只见一支军队抬着一个棺材出现,而且蜀桑子也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只见蜀桑子道:“各位长葛的市民!过来听我说话!各位市民,本人非常难过,本人的好友安策——也就是你们的领主,刚刚过世了。”所有的百姓听见,都十分惊讶。

蜀桑子接道:“由于好友安策尚有心愿未完成,本人愿尽微薄之力代劳。”

百姓们都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宣布之后,蜀桑子就率众离开。蜀桑子在走出地下城之后,便启动机关,把入口给封住了。这时候正好碰上纹锦,纹锦呼唤他,他却不为所动,直行而去,纹锦心中不由一酸。

辅子彻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竟发现地下城的入口给封住了,众人大吃一惊,疾鹏也一味呱呱怪叫,辅子彻道:“疾鹏,你已经吓疯了吗?”疾鹏还是一味呱呱叫,辅子彻道:“镇静点,要死也死的好看一点吧。”

铸石子道:“不妙!原来我们连都市一起都成了陪葬品!安策当时建造地下城果真有阴谋!更糟的是蜀桑子居然还落阱下石。”

辅子彻走近入口的周围观察,发现有一个通风口,铸石子道:“还不知道是否也封起来了。”辅子彻道:“没有,有风在流动。疾鹏!”

“干什么?”

“你应该可以进入这个通风口吧?看能不能出得去,帮忙求救。”

“没问题!交给我啦!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吗?”

“这话早问了一百年。快去吧!顺便通知纹锦,说我们在这里。”

“当然!”疾鹏便从这通风口飞了出去。

纹锦这时也发现门被关上了,连忙在周围查找是否有机关开启,忽然看见疾鹏从里面飞了出来,纹锦连忙喊住,疾鹏道:“大小姐!不好啦!辅子彻他们被困在里面了!”

纹锦道:“怎么回事?”

“这地下城是为了当安策的墓用的,结果大家在里面被活埋了。”

“那要怎么办?”

“去那边的通风口,应该可以跟辅子彻说话。”

纹锦便和疾鹏趋至通风口前,唤道:“辅大哥!”

里面传来辅子彻的答声:“纹锦!你在外面听得到吗?”

“听到了,大哥。”

“好,你别担心,要弄开这个门不太容易,恐怕要找我的老师才有办法。你最好能帮我去大梁找他,我们在这里的事通知一下地上的居民,透过这个通风口我们应该可以撑很久。”

“可是……”

“带着疾鹏去吧,别担心我们了。”

“知道了,你们保重……”

“你也是,路上小心。”

纹锦遂带疾鹏一起出发,前往大梁找墨子来救。她先到镇上通知大家此间的事,正好看见庶人帮的人在镇上帮助伯常,纹锦立即把地下城的事告知大家,庶人帮的人听说帮主也在其中,立即召集大家到来想办法。庶人帮的人打算用爆破的方法来打开这道大门,谁知道用火药引爆,也对大门丝毫无损。纹锦问:“有没有别的方法?”

帮众道:“连火药都无法爆破,恐怕没有其他方法了。”

忽然,一支军队到来,为首一员将军道:“刚才是什么声音?”

庶人帮的人道:“我们正在弄开这大石门,地下都市的人都被困在里面了。”

那将军道:“那还好,我还以为有人要不利于我。”

纹锦仔细一看,便道:“咦?那不是庞涓吗?”在军队里面走出一人道:“原来是纹锦小姐,怎么会在这里的?”

纹锦道:“辅大哥被困在里面了,大哥要我去找他的老师墨子救他出来。”

庞涓道:“墨子?记得他们是在大梁吧。刚好我要陪这位出使韩国的将军回魏国大梁去。”纹锦道:“你要去大梁?那能不能带我去?”

庞涓道:“这……应该可以。”

纹锦大喜,连忙谢过庞涓,然后回头对伯常道:“伯常叔,这就分别了,你多保重呀。”

伯常道:“大小姐才是,别挂意小的了。”

庞涓道:“走吧!”纹锦便随他们赶往大梁去。

谁知道军队刚离开不久,墨子、公输般、鬼谷子一行人便突然出现,墨子上前问:“这里是怎么回事?”

鬼谷子道:“蜀桑子决不会没事到这来,看这情況我大概知道了。”

公输般道:“猜到什么?别卖关子呀!”

庶人帮的人道:“是这样的,地下都市的人都被活埋了。我们甚至使用炸药,还是无法打开门。”

公输般道:“原来如此,我也明白了,蜀桑子杀了安策,竟然还特地给他放进安策建造的坟墓中……这两个人也真恶毒,竟然敢用活人陪葬。”

墨子道:“要想个办法,看能不能救他们。”他们来到通风口前,墨子往里面喊:“喂!底下有人吗?”

辅子彻听见是老师的声音,立即回答道:“老师!是我!辅子彻!”

“啊,辅子彻!那就好办了。辅子彻,你听着,这道门是有可能打开,但是要你帮忙。”

“老师请吩咐。”

“我需要一些材料,是一种稀有红色透明的宝石,我听说过安策有这种宝物,应该在他陪葬的棺材附近,找到后拿来给我。”

“知道了,老师。”

于是,辅子彻他们便在地下城中寻找安策的棺柩所在。来到了一个地下室的入口,进入里面之后发现机关重重,在辅子彻的小心推敲之下,总算把这些机关一一破解。进入这地下室的底层,果然发现了一具棺材,辅子彻他们上前探查这具棺材,却忽然听见棺材里面传来人声?
103f
骸袄慈搜剑∷镂野衙糯蚩剑 倍瞬胖腊膊卟⒚挥兴馈?

铸石子道:“原来安策这家伙还活着?有趣极了,他也是被活埋的,真是自作孽。”

辅子彻道:“这些人怎么都这么残忍,弄得天下鸡犬不宁。我们要的东西不知道是否在里面?”

“有可能,而且直接问这家伙或许还快些。”

“那就打开来吧。”二人合力去推开棺材的盖,谁知道棺材上装了机关,二人一触动,那机关便向二人发动袭击。机关人挺身而上,顶住了石棺的一击,二人同时拔剑劈去,登时把那石棺劈断。打破了机关之后,他们从里面把安策救出,安策伸了伸腰骨道:“呼,舒服多了。”看了看二人,便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辅子彻道:“大人,我们是您的陪葬品。”

“陪……陪陪什么葬品?说这什么话?”

铸石子道:“大人,我们只是把你从棺材弄出来而已,您现在正在您的坟墓中。”

“什么?难道是蜀桑子……这家伙……把我……”

辅子彻道:“你说活埋?正是如此。”

铸石子道:“别玩了,辅子彻,该办正事了。”

“是呀,对,对……大人,您是否看到一个……”

安策道:“蜀桑子那家伙竟然敢再三欺骗我!可恶!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家伙!炼妖壶还没到手,却落得这下场!我…我非报此仇不可!”说完,便一溜烟地飞奔而去。

辅子彻道:“炼妖壶?看来还在蜀桑子手上。那么现在呢?要不要去把那只猪捉回来?”

铸石子道:“别急,反正不怕他跑走。先找到东西再说,咦!这棺材……”

“这棺材是很好,可惜是空的……等等!这台基看起来有问题,推推看!”二人合力推动台基,果然开启了一道秘门,现出一个石室来。在那石室内果然找到了那颗红宝石,于是便立即离开这个地下室,赶往通风口那里。

他们赶到外面,发现安策已经被百姓们捉住,逼他说出离开地下城的方法,安策道:“嘿!快把我放了!这些贱民……”

铸石子道:“居然还不知悔改,真是无药可救。”

安策道:“我知道出去的密道,快把我放了,我会让你们出去的。”

铸石子道:“哼!想乞命也不老实一点!”

辅子彻道:“他说的很可能是真的,既然他曾在研究长生不老药,就有可能考虑到在墓中做秘密出口。”

安策道:“哼!还真会猜测。你们到底想不想出去,还不快把我给放了。”二人便让百姓们解开安策的绳索,安策便走到一只石狮旁边,启动机关,然后迅速地钻出密道中,然后把入口关上,辅子彻惊道:“来不及了!”机关已经在里面关死,他们无法再打开这只石狮的机关。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到通风口那儿,希望墨子他们能有办法打开石门。

辅子彻在通风口处呼喊了一声,墨子便问:“东西拿到手了吗?”

辅子彻应道:“拿到了!老师。”

墨子道:“很好,现在你把你的机关人拆散。使用机关人的心,把零件拖出来到我这一头来,连那红宝石一起给我,听清楚了吗?”

辅子彻答应一句:“知道了,我立刻动手。”就把机关人拆散,然后让那大老鼠旺福把零件从风口处拖了出去。墨子在外面接应,把机关人重新装嵌,并把那颗红宝石装了进去。

公输般已经明白墨子的想法,笑道:“哈哈哈,墨老头,你是想用那个吗?”墨子终于把机关人装配完成,机关人重新活动起来,它走到大门口前,竟然从它的体内放出一道红光,在那石门上环圆扫了一圈,登时把石门打开一个圆形的缺口来,使众人目定口呆。公输般道:“如何?够吓人吧?我们本来是说好放弃使用这种武器的,没想到还会有用到的一天。”

鬼谷子道:“别张扬了,这不是平常人该知道的,各位就当做没看到吧。”

公输般道:“哼,老是这样,那还有什么好玩的。”

墨子这时道:“走,进去看看。”众人便一起进了地下城去,打开了机关,辅子彻和铸石子二人终于可以离开,他们一同翻回到外面。辅子彻上前拜见道:“弟子拜见各位老师。”

鬼谷子道:“好,别多礼。纹锦呢?怎么没看到她?”

辅子彻道:“我要她去大梁找老师求救了。”

墨子道:“真是不巧,没遇到她。”

辅子彻道:“弟子要去把她找回来,再继续任务。”

鬼谷子道:“应该的,别让她出了意外才好。”

墨子道:“我们还要去其他国家,要说服他们去对付蜀桑子。你还是一样,找回纹锦后继续去拿回炼妖壶。”

辅子彻道:“弟子遵命。”

这时,伯常走到辅子彻面前道:“辅公子,大小姐他跟着魏国的军官走了。”

“魏国的军官?”

“是,是一位叫做庞涓的公子带走她的。小的应该来转告您。”

“谢谢你,伯常叔,感激不尽。”

“别客气,应当的。”

辅子彻道:“真令人不解,魏国军官怎么会与庞涓师弟……”

鬼谷子道:“我曾命庞涓去魏国劝说,但是为何来韩国我就不明白了,除非找他本人询问才知道。”

墨子道:“辅子彻,铸石子也参加了你的任务吗?”

“是的。师兄是特地来帮忙的。”

墨子便走到铸石子面前,铸石子连忙见礼道:“老师,弟子无颜见您。”

墨子道:“你擅自脱离墨派,我知道你的苦衷。你只是怕得罪的贵族来找我们麻烦。但是你行义也顾忌太多,有那么多事顾忌的话,怎能彻底实行呢?”

“是,弟子明白。”

“不过你庶人帮的事办的不错,我很欣赏就是了。”

“多谢老师。”

“好,目前的工作
103f
先完成要紧,我们还要去忙,你就先帮师弟完成任务吧。”

“遵命,老师。”众人便就此分别,各自登程。辅子彻、铸石子、机关人出了长葛镇,便向北方进发,铸石子道:“前方有个关卡,记得因韩军准备动武,恐怕不是随便能过得去的。”

辅子彻点了点头道:“去请教韩国将军韩虔好了,或许能帮我们忙。”于是他们先行折返韩国的新郑,再次来到韩虔的军营,辅子彻向他打听如何可以通过魏国关卡的时候,韩虔便道:“口令是‘你后面有鬼’,报上这个口令,关卡的士兵就会让你们通过了。”

辅子彻谢过韩虔,便继续上路,不久便来到魏军布下的关卡前,他们利用这个口令顺利通过了关口,来到一座树林时,忽然看见大队机关人士兵驻扎在此,铸石子惊道:“不好!咱们被包围了!”却在这时,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喂!辅师兄!”

辅子彻觉得很熟悉,接着又听见那人唤道:“我在这里!”辅子彻趋近一看,只见远处山上站立一人,正是孙宾,喜道:“孙宾!原来是你!这些是你的机关人部队?”

孙宾道:“先上来吧!南方山壁上有个山洞,进去后可以通到这里来。”于是辅子彻他们便依言穿越那个山洞,到山上去会孙宾。

大家见过礼后,孙宾道:“辅师兄,你怎么也过来了?这一位怎么没看过?”

辅子彻道:“噢,他是庶人帮的帮主铸石子。现在跟我一起执行任务。”

铸石子道:“你好,小兄弟。”

孙宾道:“久仰大名!我是鬼谷子的学生孙宾。铸石子师兄本也是墨派的吧?那我该称你为师兄了。对了!我还在奇怪,不久前我才看到纹锦姐姐与庞涓跟着魏国的外交官经过呢!当时我没出面相认,怕妨碍庞涓的任务。不知道现在情況如何了?”

辅子彻道:“唉,纹锦是要去找墨子老师求救兵来救我们,但是我们已经先脱困了。”

孙宾道:“哦?原来是这样,那你们快去追她回来吧。”

于是他们也不久留,拜别了孙宾,便继续出发前往大梁。

轩辕剑第二部《枫之舞》——第六章      粉碎大阴谋(2008-09-05 10:33:56)
标签:轩辕剑 玄幻 谭文启双龙 小说连载 文学/原创 文化  分类:轩辕剑系列

在魏国的境内,他们遇到一位神秘的红袍大侠,而且还和他们较量起来,这位红袍大侠的剑法极为高超,后来他们侥幸取胜,才发现这位红袍大侠竟是神兵天降,来考验他们的实力。经过这一个试炼,辅子彻和铸石子的功力大有提升,机关人的实力也有所加强。

继续向前行进,忽然发现魏国大军驻扎在不远处,铸石子道:“贸然前进太危险了,不知道这票人马是做什么的?”辅子彻道:“回去问问孙宾吧!”便折返回到孙宾的机关人军队驻扎所在的森林。

辅子彻向他问道:“有一件奇怪的事,在通往大梁的路上怎么也会有军队驻守?”

孙宾道:“难道我这里被发现了?我在这里潜伏了也不少时间,而且这些机关人都是韩军的制服打扮,就是怕会引起魏国的误会,反认为我是韩国偷袭的部队。”

辅子彻道:“也有可能纯粹是想进攻韩国吧?”

孙宾道:“是有可能。无论如何,这样下去都会引发成全面战争,那就不妙了。”

辅子彻道:“相当麻烦了,我看追回纹锦的事得先搁着才行。”

铸石子道:“说的没错。”

辅子彻道:“孙宾,你学的兵法要派上用场了,有没有什么计划?”

孙宾道:“现在还不确定他们的目的。我想……探查敌情是第一步,还可以顺便造假情报。辅师兄,这个计划要麻烦你了。”

辅子彻道:“当然可以。”

铸石子问:“那么我呢?”

孙宾道:“我还有其他任务要拜托您。”于是他们便依照安排,各自行动。

辅子彻带着机关人来到魏军的驻地,营前的守军喝住他们,辅子彻道:“敝人是韩国派来的使者,想求见指挥官。”

守军道:“韩……韩国使者?请稍等!”连忙进营禀报。过了不久,便有一名军官出来相见:“指挥官忙的很,没空见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

辅子彻道:“哦,也可以,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大将军韩虔想知道贵军的攻击目标是在何处?”

“你……你问这是什么话?我们哪有什么攻击目标?”

“您在说笑吗?这么大票人马的……”

“不……哈哈……不……不是说笑,我们…我们…这个……”

“你们是在演习?”

“啊对!对!对!演习没错!哈哈哈。”那军官心中不由吁了一口大气,辅子彻笑道:“哈哈哈……先生您真是风趣,说话还真会转弯。我们大将军正在南方的交界处狩猎玩乐着,突然看到一堆军人难免会紧张起来。既然没事,那我这就回去报告大将军,让他放心玩乐吧。”

那军官道:“实在很对不起,打扰到你们大将军,失礼之处改日再派人补偿。请务必让他息怒。”

辅子彻道:“当然,当然,这我会转达,那么敝人要告辞了。”

军官连连道:“不送了,请慢走。”辅子彻和机关人便回去。

回到孙宾处,孙宾追问情況如何,辅子彻道:“他们果然是准备发动战争。我已经放出消息说韩国的大将军在此狩猎游玩。”

孙宾道:“很好,这样若他们真是来攻打韩国,照理应会有侦查部队过来查看。”

铸石子这时来报道:“孙宾!已经看到了,魏军的营地有一些兵出来了!”

孙宾道:“哦?他们反应还真快。咱们也该出动了。辅师兄,这次要请你伪装成神仙。”

“神仙?”

“是的,要装神弄鬼,
103f
营造气纷,那些军人原是百姓,很容易迷信的。”

铸石子道:“这主意是不错,但是要拿什么来吓唬他们?”

孙宾道:“我在蜀桑子的机关人军队携带的装备内发现不少火药制品。”

铸石子问道:“什么火药制品?”

孙宾道:“那是一些阴阳家改造过的爆竹。点然后投掷可放出满天星火,相当华丽。一般人不会知道有这种东西。当我们把它射上天去引爆时……”

辅子彻道:“可想而知,必然会让他们慌乱起来。”

铸石子道:“我无法想像,从没听过有人这么做的。”

孙宾道:“这里有三色令旗,辅师兄,交给你去发号施令。你举起红色,我们放火药。白色,我派机关人军队进攻。蓝色,我会让机关人军队跳舞。”

辅子彻又怔道:“跳舞?”

孙宾道:“就像民间的巫医,弄一些奇怪的举动来吓人。”

辅子彻道:“哈哈哈哈,这就有趣了。铸石子师兄,你看如何?”

铸石子道:“好奇怪的战略,或许能够不伤人达到目的,这是最好的方法了。”

孙宾道:“好,就这么办了。我们开始吧!”

辅子彻率领大队人马来到桥上,而魏军的侦查兵也到达了,见一大队人马在桥上,旗帜分明,侦查兵们弄不清他们是从何而来,看见旗上有“三晋天师”的字样,更是糊涂,担心是什么厉害的法师,于是便立即回去禀报。

过了不久,魏军倾巢而来,孙宾便道:“他们的大军来了,准备开始吧。”

辅子彻道:“铸石子师兄也准备好了吗?”

孙宾道:“好了,他已经到了北方的山丘上,随时可以发动。”

辅子彻道:“这些机关人也没问题吧?”

孙宾道:“放心,我会在后面指挥他们,你只要装模做样就可以了。”

辅子彻道:“小心一点,希望不要有人伤亡。”孙宾也认同辅子彻的想法。于是他们率领机关人军队向前推进。

当魏国大军与他们接近时,看见“三晋天师”的旗号,辅子彻立即举起红旗,铸石子那边立即施放爆竹烟花,登时漫天火花飞舞,十分灿烂华丽。魏军看见,无不咋舌。接着,辅子彻又挥舞蓝旗,那些机关人军队便全部跳起舞来,魏军看见,惊道:“妖怪!一大堆跳舞的黄衣妖怪!快逃啊!”便争相逃跑,转眼去了一半。辅子彻接着挥动白旗,机关人大军便向魏军逼近,魏军一见对方逼近,更是吓得胆丧,便全部掉头就走,结果魏军全数撤退,双方不伤一人。

魏军营地中,庞涓恨恨地道:“哼!一群没用的胆小鬼!你们是怎么训练这些兵的?逃的还真快?”

魏国将军道:“你这什么话?指挥官可是你呀!这应该是指挥官要负责的事!”

庞涓冷哼一声,道:“你怎能了解我的才能?全是这些烂兵要我如何发挥?”

“别说了!他们的人来了!”

此时,辅子彻、铸石子和机关人已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辅子彻看见庞涓,十分诧异道:“庞涓?你怎么会在这?”

魏国将军迎上前道:“他是我们大将军李勤指派的指挥官,你们知道吗?虽然指挥官无能,但我还是要作战到最后!”说罢,挺枪便攻上前来。三人也连忙迎敌,虽然这名将军枪法了得,但铸石子的武功更胜一筹,数回合之后,铸石子一招“八卦拳”轰破了那将军的枪法,重重击中那将军要害,那将军当场狂吐鲜血,一命呜呼。

辅子彻冲到庞涓面前道:“庞涓!你能不能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庞涓道:“我才要你们解释呢?你们为什么要阻止我的计划?”

“你的计划?你不是在执行鬼谷子老师的任务吗?”

“哼!老师的计划太保守了,本来我的计划要直接攻打韩国,韩国灭了也就不用怕蜀桑子。但全部被你们搞砸了!”

“什么灭掉韩国!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

“无辜的人牺牲也是没办法的事,战争就是这样。”

“哼!我看你跟蜀桑子已经没差别了。算了,就由你们老师来处理吧。还有件事,纹锦呢?”

“我把她送给魏国的大将军李勤了,所以才能把军队借来。”

辅子彻怒道:“你这家伙!”欲打庞涓泄愤,铸石子连忙劝住:“别冲动,辅子彻,这无济于事。我们先到大梁去再说。”于是他们也不再理会庞涓,继续上路赶往大梁。

大梁城中,纹锦本想偷走,却被守军发现,疾鹏拼命飞出包围,去找人来救,而纹锦再次落入魏军手中。疾鹏经过客栈时,客栈的一扇窗正巧打开,并有人呼喊:“疾鹏!”

疾鹏闻声停下,回头一看:“啊!这不是主人吗?”

果然就是蜀桑子,蜀桑子喊:“给我过来!”

疾鹏连声应是,便飞了过去,蜀桑子问:“你把我的机关人部队弄哪去了?”

“是……是这样的,我也正在寻找……”

“废物一个!留你有何用处?你还是去死吧!”

“等等、等等!主人,我一直在保护大小姐,现在她发生了危险!”

“哦?你说……”疾鹏便如实地把事情告知蜀桑子。

另一边厢,辅子彻、铸石子和机关人通过了魏军的营地后,很快便来到了魏都大梁城。他们在大梁城中得知最近有不少人无故失踪,其中有一所无人居住的废屋最为可疑,于是他们本着助人为乐的宗旨,便秘密潜入这座房子里打探情況。在这屋子里有一条秘道,通往一个地穴,他们进入地穴之后,一直往深处搜索,来到里面的一个祭坛,果然看见一位姑娘正被一男子欺骗:“没什么好唉声叹气的!你不是说你想来成仙?”

“唉,我小时候一出生,娘就死了,等到爹爹好不容易把我拉大了点,爹爹又被山贼杀害。家族认为?
d0f
沂遣幌橹耍蝗丝鲜樟粑摇靶┤兆游蚁不渡弦桓鋈耍也孪氪蟾琶挥谐け部衔易髅剑谑俏野炎约旱男彰嫠咚M岫梦业陌凳荆蠹叶贾赖模挥蟹蚣也拍苤拦媚锏墓朊墒撬疵辉倩乩凑夜摇5锊灰遥置蝗颂郏乙桓鋈嘶钭呕褂惺裁匆馑寄兀俊?

“你不用难过,只要来这里就对了!我们会教你飞天成仙之道,只要成仙就不会再有这些人间的痛苦了!”

“我也是听到了传说,才费尽千辛万苦跑来大梁,希望你说得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很快你就不会再有任何痛苦了!”便带着那姑娘踏向一个法阵,辅子彻看着他们在法阵中消失,于是他们也闯进那个法阵,结果被传送到了一个祭坛上。此时,一条巨大的冥蛇扑向了他们,辅子彻听牠所言,才知道牠便是那个导人成仙的妖魔。于是便全力对付他。冥蛇十分凶猛,辅子彻、铸石子二人也抵挡不住,但在关键时刻,机关人使出红宝石的威力,一道烈焰自红宝石上射出,登时把冥蛇化为灰烬。虽然把罪魁祸首诛灭,但已经不知有多少人枉死在冥蛇腹中,二人不由唏嘘不已。

他们也不逗留,觅路重新返回大梁而去。难得回到大梁,辅子彻要先回老家看看,来到墨者居处所在,铸石子道:“师弟,我不能再跟你进去了。”

“师兄!怎么了?好不容易有机会见到大家呀。”

“不行,我仍然有个叛师的名声在,现在还不宜回来。我先去大梁的客栈等你。”说完,便自个离去。辅子彻叹道:“师兄也真是的,那么想不开……”便自己一个人进去。

当他来到自己的房子里,却见田衍在里面,田衍一见辅子彻,便喜道:“师兄!你回来啦!”辅子彻道:“暂时而已,你的伤如何了?”

田衍道:“早就好了。大家都有事做,就我一个人被冷落。”

辅子彻道:“老师呢?对,他还没到吧?”

“你知道?老师出去好久了。大师兄还在,他好像在东宅开会。”

“开会?”

“是呀,有风声说,上次破坏河堤的阴谋者又要行动了,这次不知道又有什么花招。”

“哦?我问你别的事,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着绿色蜀国衣服的少女到大梁来?”

“少女?漂不漂亮?可不可爱?几岁了?跟师兄是什么关系?”

“我问错人了。”

“我可以帮上忙吗?”

“免了。”

“别这样嘛!我实在无聊透了。”

“这样好了,我这机关人借你玩,别来烦我。”

“真的!太好了,我老早就想玩了。”便欢天喜地接过机关人,辅子彻径自出房,去东面的宅子找大师兄禽滑釐。但是东面宅子有士兵守住,不让辅子彻进去,辅子彻也没办法。

回过头来,却发现自己的机关人已经被田衍给拆散了,田衍道:“师兄,别慌张,我会把它装回去的。”

“算了,赶快给我弄好,但是我不能在这等你。另外还有一件事……我身上的物品太多,帮我寄放一些好吗?”

“当然没问题。哦!对了,陈成有回来过了,他把你的物品交给我了。”

“这次不准给我乱动,好好收着。我随时会回来拿。”

“我知道啦!”

把一些物品放下之后,辅子彻便启程回到大梁城内,去找铸石子。在城中的一个药铺前,遇到了熟人媐娘,便向她打起招呼来,婜娘问:“您还好吧?怎么看起来有点憔悴?”

辅子彻道:“说来话长,对了!城里的军队不是也常派人来买药材吗?”

“是的,怎么了?”

“你有没有听说李勤将军带回来一个姑娘?”

“我想想……有了,上次来买药的魏兵有提到李勤将军这次准备了许多财宝和一个标致的美女要献给魏文侯。街坊邻居都在猜测,李勤将军一定是要讨好魏文侯,别将这次的出师不利怪罪于他吧!难道您认识那位姑娘?”

“这位姑娘是我的朋友,她被人出卖,我想救她回来。”

“是这样子啊!可是李勤将军都在宫庭出入,我想您的朋友一定也在宫庭里,平民怎么进得去呢?”

“总会有办法的!”

“希望您能顺利救出您那位朋友。”

“一定!”然后别过婜娘,前往客栈方向。

到了客栈里,发现铸石子正与一名先生在喝酒,铸石子看见他来了,便道:“辅师弟你来了。这位是学堂教书的桑先生。”

辅子彻看了那先生一眼,怔道:“桑先生?”心中觉得此人十分眼熟,那桑先生道:“这位是……”

铸石子道:“他是我的师弟,武功也相当厉害。”


328
桑先生道:“哦?他也能帮上忙吗?”

“当然没问题。师弟,我跟你说明,这位桑先生的侄女被强拉入宫中,想请我们帮忙救出人来。”

辅子彻心道:“这目的跟我们差不多。”

桑先生道:“所以我需要功夫高强的勇士帮忙。我侄女名称纹锦,穿着绿色的蜀国服装,相当容易辩认。”

辅子彻和铸石子一听,都十分意外,桑先生接道:“我得到消息,她是给本国的李勤将军拘留住,据说正准备献给魏文侯。”

铸石子道:“好,我们知道了。话说回来,你那儿真有通往宫殿的密道?”

桑先生道:“是的,那是无意间发现两百年前被洪水淹没的旧大梁街市,确实能通往宫中。”

铸石子道:“这样就好办事,否则从正门是不可能硬闯的。”

桑先生道:“那么至于酬金的事……”

铸石子道:“时间紧迫,事成之后再算。”

桑先生笑逐颜开道:“太好了,勇士真是明理之士,那么我先回学堂,在那里碰面。”便起身先行离开。

待那桑先生走了之后,辅子彻便道:“那个
103f
个…会不会就是蜀桑子?”

铸石子道:“我是有这样猜想,连你也不确定?”

“是,我不确定。若真是,我们该……”

“辅子彻,先救回纹锦再说吧。我们早就打定这主意了不是吗?”

“好,反正还有机会。”

“事不宜迟,走吧!”

两人很快便到达学堂,桑先生早在等候他们,带他们进入一间房里,桑先生指着一个移开的柜子后出现的暗门道:“这密道可以通往宫殿中的庭园,你们去吧。”

他们进入密道之后,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就闻到密道中充满火药味,辅子彻道:“我看小心为妙。”前进到中间的位置时,他们发现了一具枯骨,辅子彻道:“地上还留有字迹,我看看:‘余本为学堂夫子,不幸受人所骗,今日枉死地下,心有不甘…’这是……学堂老师!大梁的乡亲都以为他搬到齐国了,怎么会死在这里?难道这是蜀桑子的阴谋?”由此他们才判定那桑先生便是蜀桑子。

不过,现在不可能回头,只好继续前进,他们到了尽头,从楼梯上去,终于走出密道,来到了宫庭的后花园中。正好碰上一个鬼鬼祟祟的士兵,那士兵惊呼一声,连道:“你们是谁?是刺客吗?”

辅子彻道:“不是,我们不是可疑的人。”

那士兵道:“呼!还好……我还以为是来追杀我的刺客。”

铸石子道:“怎么回事?你说有人想杀你?”

那士兵道:“是啊,说来真倒霉,我无意间听到李勤将军要暗杀我们国君魏文侯的阴谋。结果不小心被他们察觉,他们竟然想杀我灭口。”

辅子彻道:“李勤将军?我们正在找他,告诉我他在哪里?”

那士兵道:“李勤将军现在正要晋见国君,他带来一个美人,说要献给国君。然后就趁机暗杀篡位。”

辅子彻道:“我会去阻止他们的。你负责替我们指路。跟我来!”

那士兵道:“对了,你们到底是谁?”

辅子彻道:“别担心这么多,我们会帮你就是了。”

那士兵道:“你们一定是了不起的英雄,来报答魏文侯的恩情是吧?小的最仰慕英雄了。”辅子彻心中暗暗偷笑,那士兵也报上名来:“小的贱名陈祥,有劳各位了。”便跟着他们,为他们指路去找李勤。一路上干掉了几名的刺客,保得陈祥的安全。陈祥指引他们穿过书房,来到了宫庭广场,陈祥道:“这里是宫廷广场的西栋,旁边的就是主厅,国君与李勤将军就在里面。”

他们便直奔主厅的门口,可是守卫却道:“国君正与李勤将军开重要会议,谁都不许打扰。”

陈祥道:“我有十万火急事,李勤将军想行刺国君!”

守卫们一怔,俱不回答,陈祥问:“怎么不回答?”守卫们道:“我们是李勤将军手下,请不要毁谤我们将军!”陈祥方知道李勤早有安排,三人唯有退开,铸石子道:“硬闯进去如何?”

陈祥道:“万万不可!前面广场驻守的士兵会全部打过来的!”

辅子彻道:“但是进不去就无法救人呀。”

陈祥道:“对了!去找我的朋友西门豹帮忙,他在东栋的一间石室里面。”于是陈祥又带二人来到了东栋,从客厅往右,进入一座石室中,找到了陈祥的朋友西门豹,西门豹问陈祥,身后二人是谁,陈祥道:“西门大哥,大事不妙!李勤将军是来暗杀主公的!”

“哦?有这回事?”

“外面的卫兵大部份都是李勤将军的手下,我们无法进入主厅去阻止阴谋。这两位英雄也是来阻止李勤的,他们刚才还救了我的性命!”

“两位英雄,多谢你们了,现在……先想法子救主公要紧……我有个方法,这石室内有许多控制宫内机关的设施,我可以打开通往主厅的密道。你们跟我过来。”

三人便随西门豹来到机关控制处,启动机关,一个柜子移开,现出一条密道来,西门豹道:“这密道里面可直达主厅,我们走吧!”四个人一同进入密道,快步向主厅赶去。通过密道来到了后花园,这里有后门进入宫殿。

他们潜入宫殿之后,躲在暗处,辅子彻看见纹锦果然在殿内,于是一下子冲了出来,纹锦看见辅子彻,喜出望外。此时,只见殿上倒了许多魏兵尸体,魏文侯大声斥责道:“李勤!你这是什么态度?”

李勤凶相毕呈道:“我等这天好久了,不能再等了!”拔刀便欲行凶。

西门豹当即喝道:“住手!李勤将军,你疯了吗?”李勤回头看见四人冲到阶前,便道:“鼠辈!又来送死!”挥刀冲杀下来,陈祥、西门豹二人一同迎战。

纹锦则迎了上去,与辅子彻、铸石子道:“太好了,你们没事!大家都获救了吗?”

辅子彻道:“是的,大家都没事……他们没欺负你吧?”

纹锦道:“那个将军把我捉来,说要我暗杀那个老伯,我也没答应,他还以为我很听话哩。结果我就没理他,一直吃着山珍海味,那笨将军一急起来就自己动手了,然后他们打杀起来,真是讨厌!”

辅子彻道:“总之你没事就好,真令人担心。”

这时,只听陈祥喊道:“各位英雄呀,快来救命呦!我们敌不过他呀!”铸石子便道:“师弟,我们该动手了!”辅子彻、纹锦、铸石子三人便一同冲了过去,加入战团。三人出手,便把李勤逼退,解了陈祥、西门豹之围。

李勤意外地说道:“何处来的小娃儿?”三人也不多言,全力向李勤进行围攻。李勤虽然武功高强,但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三人都非泛泛之辈,十招过后,破绽顿现,铸石子闪电出手,直攻其破绽处,李勤防避不及,结果被铸石子一剑刺中要害,当场鲜血狂溅,倒毙阶上。

击毙叛贼之后,众人一同参拜?
103f
何暮睿ㄗ映沟溃骸笆虑橥炅耍颐强熳摺!北阌沙孪椤⑽髅疟肆粝卤;の何暮睿ㄗ映谷嗽蚋峡齑用艿览肟5彼腔氐轿鞫澳潜叩拿艿溃唇酱锍隹诘氖焙颍鋈惶髅疟纳舸雍蟠矗骸坝⑿勖乔肷缘龋 比嘶赝罚醇髅疟妨松侠矗髅疟糯制溃骸昂簦「魑挥⑿勖桥艿谜婵欤颐枪敫魑挥⑿郏M堋?

辅子彻道:“不用不用,我们还有事没忙完呢!”

铸石子忽道:“等等,前方好像有人靠近。”不一会儿,就见蜀桑子带着两具机关人从前面走来,蜀桑子道:“很好,人救出来了。这样我就可以放心的爆破这里了。”

“爆破?什么爆破?”辅子彻惊讶地问,蜀桑子道:“跟你们说也无妨,我在这大梁城密道内布置了上百斤的炸药。稍后我会引爆这里,整个大梁城就会垮毁。”

纹锦立即上前道:“爹,能不能不要这样……”

蜀桑子道:“你……怎么还是想反抗我?算了,你快出去吧。”

纹锦眉头深锁道:“爹……”

辅子彻上前道:“桑先生,您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我们墨派会尽全力阻止你的。”

蜀桑子道:“好啊,原来你们是墨派的人?你们以为能敌得过我吗?”就在这时,在蜀桑子的后面有人昂声道:“谁说不能!”众人一看,乃是禽滑釐率众赶到,禽滑釐道:“师弟,原来你们也在,太好了。”

他们把蜀桑子围在当中,蜀桑子道:“哼!师兄弟?来者都是墨派的人吗?”

辅子彻道:“疾鹏!闪开!我们要攻击了!”

疾鹏道:“别在这里叫我的名字!露出马脚就糟了!”

蜀桑子又是一阵惊讶道:“什么?你们认得疾鹏?”疾鹏惊道:“糟了!我们不认识!”

辅子彻故意说道:“是啊,我们也没有带走你的机关人部队。”

蜀桑子怒道:“果然……天下没有可以信任的人。机关人!去对付他们!”两具机关人便向辅子彻他们扑了过来。不过这两具机关人只是小货色,两三下子便被辅子彻他们击毁。可是就在混乱当中,蜀桑子已然逃遁,众人寻他不着。禽滑釐道:“不好!他趁机溜了!”

辅子彻道:“糟了!要是让他去引爆炸药,那整个大梁城会毁灭的!”

西门豹这时道:“各位英雄!在下有个方法。”

禽滑釐道:“请说。”

西门豹道:“在下可以去启动大梁宫内的机关,让黄河水流进这地道,必然能让藏于此地的所有火药失效。”

禽滑釐道:“好极了,事不宜迟,我们尽快离开,其余就拜托你了。”

西门豹道:“没问题,再会了,各位英雄。”众人便离开密道,西门豹回到宫内石室,启动机关,果真把黄河水引入密道,把密道浸没,总算及时制止了一场大祸。

疾鹏也重新回到了众人的队伍中,纹锦问它:“我爹呢?你怎么离开了?”疾鹏道:“开玩笑!再留在那可要了我的命!”

辅子彻道:“你到底帮哪边?”

疾鹏道:“这……你们放心!我通晓圣贤王道的真髓,你们可以安心的跟随我。”

辅子彻道:“嘴可真硬。”众人皆大笑。

禽滑釐道:“总之大家没事就好,我们回去吧。”大家便一同返回墨者居所。禽滑釐道:“没想到你们把铸石子师弟也带回来,我还以为再也无法见面了。”

铸石子道:“大师兄,我并非回来,我只是在为天下太平尽力而已。”

禽滑釐笑道:“哈哈哈!果然还是老样子。我也先回去了。”就先行一步,并说:“为了天下太平,偶尔也回来看看老师与师兄弟们吧!”铸石子也微笑回应了一声:“嗯。”也随他们一同出发。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